Mervin

lofter知名废话博主

不知不觉胡说写了快100篇了,在想着是不是做点什么。比如把诗词和“胡说”的内容合起来,出一部诗歌和随笔的汇本,大家觉得怎么样?

胡说:

       世界上最虚伪的谎言之一就是打着“你需要照顾别人感受”的名义,来让别人满足自我。

胡说:

    “妈,我最近病了!” “你又一天到晚在外面瞎搞”

    “妈,我卡最近又丢了” “你就一天到晚不知道保管东西”

   “妈,我车在路上爆胎了差点出事” “你就不知道规范驾驶”

    “孩子,最近在外面怎么样?” “挺好的,拜。”

    如果依赖得不到渴求的回应,谁又有必要奢求在沟通中被怜悯?

    

胡说:

        如果生活不间歇性的让你想死,你就不会意识到自己一次次的险些迈向深渊,更不会意识到自己曾经的生活有多么幸福。

胡说:

       哭泣,有的时候,可以释放情绪,有的时候,却只会撕裂伤口。所谓的豁达,只不过是一种乐观的麻木~照片来自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 霍兰

《不可碰触》(二十)

    清晨,阳光一如既往的穿过穹顶,完成任务式的铺过Bethel的大地。Angela面带微笑,一切都和谐美好。我接过Angela为我准备的衣服,精致,合身,并伴随着一股淡淡的花香。“你为我的衣服喷香水了?”我侧过头,看着Angela。“难道约会不应该吗?”她娇嗔的笑道。我并没有时间细想,毕竟这次我并不希望再重复上次的错误便潦草的吃过早饭,早早的来到了约会的地点。

    这次Angela为约会选择的地方倒是真的让我很喜欢。这是一处露天的咖啡,四周柳树环绕,柳条像是拉起一面天然的帷幕,将世界与这街角一耦小心翼翼的间隔开来。几步外,羞涩的野花在这一角不受拘束的盛开着,几只蜜蜂忙碌的穿梭。伴随着一阵清脆的脚步,Lief和Julia穿过柳条的帷幕走了过来。Lief彬彬有礼的鞠躬。Angela这次也没有上次那样恋恋不舍,和Lief去往了旁边静静的等候。

    “对我今天的表现还满意吗?”我摊开双手,笑道。“至少到目前还没有发现犯错的地方。”突然,她闭上眼睛,将脸颊贴了过来,橘红色的双唇近乎贴到我的下巴,我一阵紧张,不清楚是否应该有所表示。不过,幸运的是,这个机会一瞬间就没有了。她像猫一样,闻了一闻,又缩了回去。“你喷香水了?“”嗯。。。。是“她得意的露出一阵微笑。”你知道吗?我喜欢这种花香,在我童年的时候,屋后有许多这种花。只不过来Bethel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了“我试探的问道:”你也是从Bethel以外迁进来的?“Julia没有说话,但是眼神中透露出些许无奈和怀念。我一时为自己的冒犯感到羞愧,毕竟在Bethel这里,谈论曾经和城市之外都是不友好的。这里,就是理性,就是完美,哪怕是表面上看起来。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上前握住了Julia的双手。她试图逃脱了一下,但是立刻也就放弃了。

    然而就在这时,一阵嗡嗡的声响但断了我的思绪,也破坏了这一瞬间的连接,亲昵。一群蜜蜂飞舞着向我靠近。我试图驱赶,但是蜜蜂们似乎是受到香水的吸引,迟迟不愿离去。无奈之下,我只得脱下西服扔向相反的方向。自己也顾不得许多。跳上一辆无人车,落荒而逃

抱歉这大半个月乱七八糟的状态。还是希望大家积极关注我,给我的小说,随笔评论建议推荐啊!麻烦大家了!我会集中打赏感谢的。

最终还是受够了,也明白了自己并不是学不会妥协。只是最终还是无法再去忍受被动的接受,无法再去忍受不痛不痒的生活,不好不坏的状态。我想看到自己再次满怀热忱的向着目标怒吼,想着梦想前进,哪怕遍体鳞伤,也要披荆斩棘。

胡说:

      我愿穷尽一生去寻找,寻找那一处让我愿意虚度余生的留恋~致理想主义者 照片来自好友 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 霍兰

很多事情,终究还是路遥马亡的感觉。不想回国,也不想留在美国。就这么一步步的本科,研究生地往上爬,也许想去欧洲读博,想去德国。不是没有一瞬间喜欢过一个人,而是明白那都不现实,而是明白自己并没有稳定下来,也不曾再有因为一个人根本命运的决心与勇气。唉.........